「有身」徵文大聲說徵文稿件 -社會人士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凱薩琳

 

我心中深藏著一個不能與人言說的秘密!

大學四年級那一年,約春日時節,容易疲倦,變得好嗜睡,以為自己是準備考試以致於隨時感到疲累,也以為是尚未驚蟄以致於還帶著冬季被窩裡的慵懶。

隨著嗜睡症狀出現的是某種口味的嗜吃,變得好愛吃速食產品,那一向是男友最喜歡、而我尚能接受的食品,以為自己壓力過大以致於轉而以吃作為情緒釋放出口。

當時也傻,加上月事一向不准,因此所有的狀況都沒有放在心上,直到驚覺不該怎麼晚還沒來月事時,都還是笑鬧的跟男友說要買驗孕棒來試試,男友也開玩笑的認為不可能發生懷孕的事,因為他雖然不愛戴套,但是卻也總是很克制地不在陰道裡面射精。

那時我們是遠距離戀愛,平日總在不同的城市裡各自生活,本來想等他一起驗孕,然而熬不住苦等月事的煎熬,於是在某個沒課的午後,趁著去市中心晃時,裝著一臉正經地買了驗孕棒,隨即溜到百貨公司的廁所裡。

我把自己關在廁所裡,很努力地閱讀說明書上的使用方法,不知道是太緊張,還是廁所空間太小,覺得呼吸不順暢,因此閱讀了幾次還是有點不明白,雖不明白,但也有點清楚如果出現『兩條線就是中標了』的意思;我靜靜地撕開包裝,拿出裡頭的驗孕棒,打開前端的封口,用著自己覺得很難看的姿勢對著驗孕棒尿尿,然而輕輕地將它放在地上。

我靜靜地等著,然而心卻開始加速跳動,那『碰碰~碰碰』的心跳聲在整間廁所裡迴盪,大聲到我甚至擔心廁所裡的人一定都聽見了,手腳不知不覺也開始發冷了起來,涼颼颼的風正從背脊穿過,我繼續等著,也許是幾秒鐘,也許是一分鐘,卻好像被關禁閉在那小小還洋溢著芳香劑的廁所裡一天、兩天;然後我看見驗孕棒上出現了兩條紅線,紅艷艷的顏色刺痛了我的眼,眼眶泛起了淚,於是視線模糊,手腳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,膝蓋一軟,我蹲了下來,腦袋一片空白,沒有辦法思考,也不知道該怎麼呼吸,我甚至也忘了自己是怎麼走出廁所、走出百貨公司、坐上公車回到宿舍,驗孕棒呢?我不記得是不是遺忘在廁所裡了,那是一整段的空白!

後來告知男友驗孕結果之後,在電話裡他說他覺得自己才爽十秒鐘就當爸爸了,可是結果正是如此,逃也逃不了,當時我們一個念大四、一個上碩一,也知道闖禍了卻無法負責,因此很快地他下了墮胎的決定。

既然決定了就得速戰速決,那個週末他來到我的城市,我們在街頭找了一間婦產科,走了進去,掛號等待,醫生為求慎重起見,做了超音波,證實的確是受精了,而且估計約九週大了,男友很明確地告知無法生養,因此跟醫生排定了隔天上午動手術。

一整個晚上,沒有人主動提起這件事,沒有人想要討論這件事,沒有人願意分享心裡的感受,而一整晚我們也都小心翼翼地不要與對方有過多的身體碰觸,他甚至沒有擁抱我;隔天早上我們到了診所,掛號、簽下手術同意書、然後等待,我毫無想法坐在長凳上,並且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男友和櫃臺護士打情罵俏,有種靈魂從頭頂飛出,從天花板處看著下方的人間鬧劇。

進了手術室,護士要我換上患者的衣服,躺在手術台上,雙手綁起來,雙腿抬高打開,冷颼颼的風從我的下體吹進了我的心,我發抖起來,最後一幕是護士一邊幫我打麻醉針、一邊說:『別擔心!等一下醒來就沒事了』,然後一片漆黑!再度醒來,手上吊著點滴,下體也穿上了有衛生棉的紙內褲,護士交代了吃和洗澡的注意事項,說點滴打完就可以回家了。

回家的路上,我一句話也沒說,男友倒說起櫃臺那個可愛護士的種種,我警覺了自己的愚蠢,只是沒想到要用這種方式證明!

然後在接下來的交往五、六年交往歲月裡,我們沒有討論過這事件、這經驗任何一次,彷彿那個週末所發生的事從來不存在過,有時候我甚至會懷疑那是我自己的一場夢,否則為什麼會這麼噤口!

但是我清楚地知道這件事存在過,因為它壓得我喘不過氣來,因為我害怕有一天這件事會被發現,因為文化中的嬰靈說法讓我常常不安,我也開始懷疑自己如果離開了這個男人,是不是還有幸福的權利?

後來,他又讓別人懷孕了,也讓對方墮胎了,但是我們分手了,儘管如此,我卻仍然卸不下這個不能與人言說的沈重秘密!

 

創作者介紹

未成年懷孕怎麼辦?

teen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