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有身」大聲說徵文活動稿件-教師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陳詩潔

仍在就學的依亭結交男友後,便經常曠課且鮮少回家,依亭的母親為此十分生氣要求兩人分手,可是與男友感情正濃的依亭,無論母親如何責罵與勸導,也都不願結束這段感情。有次依亭堅持同男友出遊而與母親發生爭執,在衝突中男友與母親發生拉扯,兩人也都受了輕傷,依亭的母親憤而控告依亭男友,於是雙方進入法律訴訟程序。這段期間,依亭因對這份感情的堅持與母親發生多次肢體衝突,某次依亭又遭受母親責打後,憤而提出脫離母女關係的要求,隔日依亭母親即自行前來學校辦理休學手續,學校獲知此事,便介入協助處理。

輔導老師與依亭晤談後,評估依亭的母親可能仍會對其出現暴力行為,曾嘗試求助家暴防治中心,但因依亭的條件未符援助標準,家暴防治中心暫也只能提供諮詢服務。為避免依亭與母親的衝突日益擴大,而導致再次受暴,校方也邀請依亭的母親前來學校,協助處理親子衝突,並在依亭的同意下,安排心智科醫師的諮詢協助,以穩定依亭的情緒,維持規律的日常作息。

寒假過後,依亭回到學校告知輔導老師準備休學,經詢問才說已經懷孕約3個月,但因依亭的母親並不贊成這段感情而要依亭拿掉孩子,否則就要依亭自己處理懷孕與結婚的事;依亭的男友則表示希望依亭將孩子生下來,他願意一同撫養,卻沒有結婚的意願。依亭思量後覺得無力自己承擔懷孕一事,同時身旁也沒有覺得可靠的照顧者,不知如何是好。幸而與男友幾經商討後,男友母親願意提供待產的部份協助,如住所等,但因男友仍在就學中,依亭自己亦希望可以完成學業,加上養育孩子的費用,種種經濟上的限制,依亭開始思索是否接受母親的建議終止懷孕。

經過多次溝通,雙方家長同意讓兩人結婚註冊,但依亭卻感到男方家長似以註冊為由,期待母親撤銷對男友的告訴,而非真心接納自己。雖然母親同意依亭與男友結婚,但在籌備婚禮的過程,因母親覺男方誠意不夠,多次與依亭發生爭執,希望依亭打消結婚的念頭,孩子生下後出養,並斷絕與男友的關係,但依亭始終都不願放棄。又在一次劇烈的爭吵中,依亭的母親憤而表示堅持提告,讓其男友服刑,也不協助依亭關於生育的事宜,依亭陷入擔憂無助的情境。

在此過程中,輔導老師除協助依亭穩定情緒,澄清依亭的期待並討論如何與母親及男友溝通,以獲得更充足的支援;同時也蒐集了社會機構等資源,協助依亭善用些資源,如瞭解未婚懷孕的安置地點、主動至相關機構尋求免費的法律諮詢等。歷經了一學期,依亭即將結業,雖有幾門學科未通過無法順利取得畢業證書,但她決定產後先工作,一年後再返校完成學業。離開學校後,依亭無法再與輔導老師定時晤談,但她仍希望此刻有人陪伴並與她討論未來的生活,而長久累積的心理的困擾也期待可以獲得解決,思及學校資源限制,無法提供延續協助,輔導教師轉而向社會機構聯繫,在考量依亭的經濟限制下,終獲得協助未婚懷孕社福機構的應允協助,將依亭轉介至其所設置的治療中心接受免費的個別諮商服務。

後記:依亭於治療中心晤談數個月後,因生活狀況趨穩定後結束晤談。依亭與母親關係趨緩,母親接受訴訟案和解。依亭生下孩子後,仍未辦理註冊手續,因與男友屢次發生爭執,讓依亭對這段關係感到灰心,母親又期待依亭與男友分手,最後依亭選擇離開男友回到自己家中,孩子則由男方認養。依亭也在一年後返回學校完成學業,取得畢業證書。

 

結語

在協助依亭的過程中,看到了一些未婚懷孕學生的困境。首先最實際的問題--經濟限制與維持生際的難題。其實不管是成年或未成年的學生,一旦懷孕且決定產下孩子,但自己的父母不願提供支援,若孩子的父親也缺乏足夠的經濟能力,這個問題將是無可避免的困境。即使學生表示可以打工賺取生活費,但細想一個懷孕的孩子,可以從事的工作有限,懷孕生產所需的費用不貲,就算孩子的父親一起努力,龐大的經濟壓力都可能壓垮兩人,最後或許礙於現實經濟困境,決定終止懷孕,也是一個無奈的選擇。

    依亭的例子裡,也看到了當孩子懷孕但家長反對時,會出現的親子衝突。尤其當兩方都堅持不願改變,陷入僵局中。我們可以理解父母的反應,認為此刻懷孕生子將會影響孩子的一生,為了孩子的未來,希望孩子終止懷孕,甚至是結束這段感情。懷孕的學生則是不捨腹中的胎兒,以及所擁有的愛情,有時更會對父母強烈的反對行為產生憤怒情緒,而更堅決產下孩子。在親子衝突中,父母最常給予的選擇就是—拿掉孩子,否則就離開家—這對於懷孕學生而言,似乎是要她在父母與孩子間作一個選擇,不論選擇何者,終會失去生命中重要的人,這是何等困難的選擇啊!

    除了與家長,另一方則是孩子的父親,懷孕一事常是考驗男方負責態度的時機,女方則在等待宣判,如果男友願意一同分擔,隨之而來的卻是一連串生活壓力,尤其當男生也不具經濟能力時;當然也有男友要求墮胎,甚至是失去蹤影,因此在面對懷孕事件的同時,當事人也經歷親密關係的危機與轉變。依亭的男友雖然支持她留下孩子,卻沒有具體的承擔責任的行為,即使男友家長願意協助,也都令她覺得是有條件的支援,若雙方父母無法和談,那這些支援可能隨時都會撤離。依亭此刻好像在海中抱著一個隨時會消氣的救生圈,不知道是否可以安全上岸。

   懷孕學生在面對懷孕一事,常須做出許多的選擇,有些是生活的安排,有些則是情感的安置,每經歷一次情感選擇,就像再經驗撕裂的感受,對她們而言,這真的很痛。

創作者介紹

未成年懷孕怎麼辦?

teen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